欢迎欣赏每一部言情小说,最新免费言情小说在线阅读,天天快乐阅读!言情中文网!!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言情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北玄胭岚 > 夫人她说得全都对

第七十一回 池上满芙蕖 并蒂是花开 文 / 北玄胭岚

    手机阅读站最快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大家请记住-- 言情中文网 m.yqzw2.com

    半个时辰后麟德殿里一切才结束,但就是这般风冥安也能不能马上回风府去,她还得去兵部交接一下后续的事宜,然后再去一趟吏部。

    毕竟云帝新封了她官职。

    风信嘱咐了她两句便先行回府了,好不容易风冥安回来了,风家也要好好做一番准备才是。

    至于云漠寒,云帝离开麟德殿之后他就离开了。

    云漠若后来终于把视线从风冥安身上移开的时候环视四周才发现云漠寒早就不见人影了。

    风冥安自然是没在意她的漠寒哥哥这个时候究竟去哪里了,至于云漠若那一直如影随形的目光她也全当不知道。把该做完的事情做完才是现在的要紧事,毕竟风府中一定有人在等她了。

    果不其然,风冥安离开吏部策马飞奔到家门口的时候看到了等在门外的风信,还有面带笑意站在门里面的那个人。

    在给父亲行过礼之后,风冥安直接扑进了云漠寒怀里,紧紧抱住了他。

    又是几个月没见到了,漠寒哥哥,丫头甚是想念。

    云漠寒被风冥安这突然的举动下了一跳,他没想到风冥安会在风信面前对他这样亲昵。但是瞧着自己的岳父大人的脸色倒是没怎么变,似乎没怎么在意他们俩这不合礼数的行为。如此云漠寒便也将自己的丫头抱了个满怀,然后牵着风冥安的手带着她往府内行去了。

    坤爻带着坤宁和尉迟千跟着风冥安一道回了安阳城。他这徒儿想跟听风阁结亲没有那么容易啊。

    今日风家设宴,给这一众从西疆归来的人接风洗尘。

    尉迟千和坤宁这次虽说都在西疆,但是却也是小一年的时间没有见着面,如今她也不愿意马上回听风阁去,索性在风信和风冥安的同意下暂时住在了风家,暂时逃避一下要跟她的一众哥哥和父亲坦白她已然心有所属这件事。

    坤爻与风信也许久未见了,这次也有不少话谈,两位老父亲一位面临着嫁女儿,一位面临着给自己徒儿娶媳妇儿,都是愁得很。

    一场家宴,一直吃到了太阳落山,直到群星浮现才散了。

    风冥安去给风夫人萧氏上过香之后便带着云漠寒回了莲心院。

    看着漠寒哥哥这根本就是赖着不走的架势,估计今晚还能好好聊聊。

    “又入夏了啊。”云漠寒带着风冥安坐在房顶上听着那一声声蝉鸣,今晚当真是惬意极了,四周极为安静,能听到的只有虫鸣和徐徐风声。

    “今年应该终于能陪漠寒哥哥去看荷花了。”风冥安靠在云漠寒肩上,将他半散的长发在手指尖慢慢缠绕着,“这几年一直都不得闲,如今终于有时间了。”

    “是啊,”云漠寒揽着风冥安让两个人靠的更近了些,“终于有时间能稍微歇歇了。”

    “白城好玩吗?”风冥安看着天上的月亮轻声问道,“都说璃国盛产晶石,我倒是还没见过。”

    “带回来了一箱呢,过两天给你搬过来,足够当弹弓打着玩儿了。”云漠寒挥了挥手,赶走了飞过来的两只蚊子。

    “丫头要是想嵌在首饰上也可以。”

    “漠寒哥哥可以像原来一样一次就拿一个来,能拿好多好多天呢。”风冥安说着便笑了起来。

    “那就听丫头的。”云漠寒也笑了。

    “想和漠寒哥哥亲自去看看……”风冥安说话间打了个呵欠,“可惜……”

    “倦了便睡吧,你一路回来确实也累了。”云漠寒用手拖着风冥安的头让她枕在了自己的膝盖上,看着这丫头眨眨眼便安心睡着了。

    今日之后她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又谈何容易,云凰将军啊——

    父皇还确实给了兵权……虽说她隶属于大将军麾下可以不上朝……但一切的利益争斗一定是躲不开了。总觉得这些年安阳城中的风已经吹得越来越大了,乱花渐欲迷人眼呐,将来当真能抽身而出吗?若是他们也注定要卷入这场争斗……

    丫头又绝对不可能放下风家的责任……

    他又该怎样才能守住她……

    这天下男儿或有忧心忠孝难两全者,但是他在这私情和责任之间又要怎么选……

    亘古难题。

    云漠寒低头看着风冥安的睡颜轻轻叹了口气,或许只要这丫头能好好的,他就心满意足了吧。

    只要他能守住她。

    纵然心中这样想着,云漠寒在把风冥安安顿好了之后翻墙离开的时候,脚步还是有些许的沉重。

    之后几日有不少府邸往风家递各种邀请函,什么诗会、茶会、花会、马会的。说实话也就只有马会风冥安还有些兴致。

    但是她也依旧是一场都没有参加。

    这些府邸图得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不仅仅是因着她自己不想去,就是顾念着朝局她也是不能去的。风家还是不要再往风口浪尖上凑了。

    这些邀请函里有一张是陵王府中送来的,云漠若办了个诗会,请了安阳城中所有能称得上一声才子的人还有各府邸中的小姐参加。那规模都快赶上一场小型的百花宴了。知道的这是以文会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借着陵王府办得一场大型相亲会呢。

    不过请柬还没有到风冥安手里就被云漠寒劫走了,风康拿着那一大摞请柬到莲心院门口的时候刚好碰上了翻墙来的景王殿下。

    这位二话没说就理直气壮地拦住了风康也没让他通报,然后抢过了那一沓请柬翻了翻,把那张看起来就贵气非凡的请柬抽了出来,然后三下两下扯成了碎片,剩余的扔回了风康怀里,末了还给了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的风冥安一个见牙不见眼的笑。

    风康看着云漠寒的背影咽了咽唾沫没敢张口,他把剩下的请柬恭恭敬敬交在风冥安手中之后就赶紧离开了。

    “应该烧成灰。”云漠寒在那些纸屑上用力踩了两脚。

    “那下回烧成灰。”风冥安顺着云漠寒的话往下说,顺便把人拉到屋里去给了他一碗冰酥酪。

    “漠寒哥哥今天怎么好像什么也没带?”

    听着冰块在那天青色的瓷碗里被搅动着叮叮当当的响,风冥安看着云漠寒眼中有一点点揶揄的笑意。

    “今天来带点东西走。”等到云漠寒把那碗底都刮干净了之后他才开口看着风冥安笑道。

    “带你去云飒别院住几天。”云漠寒说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完全不管安阳城里最近都已经翻腾成什么样了,反正这懒他是躲定了,还要带着他的丫头一起走。

    “大将军同意了,荷花也都开了,丫头就跟我走吧?”

    “你用的东西别院里都有,什么都不用收拾,马车也等在后门外面了。”

    “你就完全不担心我不想去?”风冥安笑起来转到屏风后面去了,说是什么都不用带,但是终究还是要收拾一下的。

    “完全不担心。”云漠寒气定神闲地靠坐在椅背上,朝着风冥安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虽然对方被屏风挡着看不着。

    “就我们两个去?”风冥安打开柜子拿了些贴身的衣服,迟疑了一下,又问了云漠寒一句。

    “你还想带着谁?”云漠寒听她这话倒是稍稍绷紧了身子。

    他谁都不想带,说实话听松、听柏和冷炙都不想带。

    “坤宁和尉迟姐姐。”风冥安拿着收拾好的一个小包袱转回了云漠寒眼前,“他俩不是在那里遇到的吗?这次邀请他们一起去也算是故地重游。”

    “好嘛,好嘛。”风冥安拉着云漠寒的手晃了两下,“漠寒哥哥不想邀请他们那便算了。”

    “不过你那别院那么大,他们玩他们的,我陪着漠寒哥哥,不总是会被打搅的。”

    云漠寒噘着嘴看着风冥安没说话。

    不过后来他还是去邀请了那两个人,毕竟他承认他的丫头说得对,他那别院是大得很。

    风冥安和坤宁去风信与坤爻处拜别了之后他们四个人便出发了,然后云漠寒就终于知道究竟那里不太对了——

    他只准备了一辆马车。

    太失策了!

    从风府一路出城到别院要走很久呢。

    ---------

    云漠寒并着风冥安这四个人到别院之后的日子那过得自然是十分惬意的。

    但是安阳城中陵王府里云漠若是恨得咬牙切齿。

    那日麟德殿上风家嫡女获封云凰将军,云漠若便想着是不是能再尝试着跟她说说话。

    不过云漠若这回倒是稍微聪明了些,没尝试在兵部和吏部那里堵着风冥安,他先风冥安一步到了风府外面,找了个还算隐蔽的地方想在风冥安回府之前能和她谈谈。

    毕竟这云凰将军的封号是真的能说明什么问题了。

    若是真的能得她嫁入凌王府——

    但是还没等云漠若现身出来叫住风冥安,他便见到那姑娘笑着扑进了一个人怀里,还是当着风信的面。

    云漠若没看到风家府门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但是他看到了一席银白色的袍角。那袍子上的暗纹是用孔雀羽线绣的,在阳光下泛着浅浅的五彩光晕。

    正是云漠寒今日在大殿上穿的那一件。

    见到这一幕的云漠若当场就愣在了那里,风府大门合上之后很久他才迈动已经僵硬的腿脚离开了那里。

    他从来没想过风家和云漠寒真的已经达成共识认下这门婚事,他一直以为只是风家不愿意违抗圣意才采取了默认的姿态,但是与云漠寒一般对这件事都是不闻不问的。

    风家嫡女被迫背负这样一份婚约定然也是不情愿的。

    只要他多努努力没准这墙角还真的能让他撬了。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姓风的竟然已经和云漠寒暗通款曲!

    凭什么?!

    他们又是什么时候私相授受的?!

    所以一直以来云漠寒都是看着他像看个丑角一样是吗?!

    他又是怎么把这件事瞒得这样好的?

    他为什么不想……让人知道?

    能和风家结亲啊!为什么云漠寒不想让人知道?

    按照平常地谋划来讲云漠若是定然不想让云漠寒如意的,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情他就一定要弄得众人皆知才好。

    但是这件事……

    若是真的广而告之……那他也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而且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父皇知道吗?

    他把云漠寒并着风家父女一并派到江州,把他派去西疆做慰抚使是因为早就知道云漠寒和风家嫡女的关系吗?

    隐藏这件事也是父皇的意思吗……

    如果不是云帝的意思,风大将军为什么会只是看着?云漠寒又是怎么能把这件事隐藏的这样好的?

    云漠若在潜意识里是不愿意相信云漠寒自己有这样的能力的。

    他那个不学无术的七弟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的,有这样能够骗过天下人的本事的!

    不可能!!!

    但是若是这件事真的涉及云帝的算计的话……

    他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毕竟这次和亲的事情过后他总觉得云帝对他的宠爱不胜从前了。

    而且他也不愿意天下人知道云漠寒真的和风家嫡女……两心相许……

    但是还没等云漠若再做些什么,他就听闻风家嫡女如今似乎并不在安阳城里了,风家传出消息说她到军营中去了。

    至于究竟在哪,这个消息可就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打探到的,毕竟如今没有什么人敢真的插手军权,或者说有什么人真有能力能从风家的军营里面打探出什么消息来。

    如果真的有人能成功,那风家嫡女的消息也不会被风信成功隐藏这么多年了。

    不过云漠若倒是没关心云漠寒是不是在安阳城中。

    毕竟景王向来神出鬼没,这些年在安阳城里愈发的像个透明人,现如今传言传来传去还依旧是他年少时的那些,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过新的消息了。

    不是云帝下旨他必须出现的场合,想见他一面都难,更不要说有谁能在平日里知道他在哪里了。

    如果不是那景王府的屋檐和墙头上至今都没有荒草,有时候甚至看不出那王府里面是有人住的。

    安阳城里关于景王府最靠谱的传言应该就是基本没人见过景王府开正门。

    苏简苏公公好像是目前为止唯一从正门进过景王府的人了。

    所以云漠寒和风冥安在云飒别院里的小日子过得还是很不错的。

    许是他们四年前抛下的莲子真的变成了荷花也说不定,今年别院荷塘中的芙蕖铺满了水面,满满当当的,真要行舟还得事先稍稍清理一番。

    小舟一叶,飘荡在湖面上,渐渐便消失在了藕花深处,惊起了两三只翠鸟,扑棱着翅膀飞不见了。

    “当真有并蒂莲花。”风冥安将手伸出船外,轻轻碰了碰花苞,但是却没有将花采下来。

    “都等着丫头来看呢。”云漠寒懒洋洋地倚在榻上,“我们随着水流飘过来见到好几支了。”

    日光照在少年的白衣上,让他整个人看着明亮非常。

    饶是和这人一同长大,看着如今的云漠寒,风冥安也有些愣神。

    难怪在白城中被人投瓜掷果,引得那样多的少女心热。

    湖面上有风吹起,有些凉凉的,带着荷花荷叶的芬芳,甚是清爽。

    这风吹动了风冥安的长发,她的发尾扫在云漠寒的手掌上,轻轻晃动着,惹得人心痒。

    云漠寒看着那迎着风闭着双眼正在汲取这夏日芬芳的姑娘,阳光照在她脸上,眉如新月弯弯,退去了沙场凌厉之气,如今瞧着整个人柔顺得很。

    朱唇不点而红,晶莹像是旁边小几上的樱桃。

    云漠寒做事自来是随心的,如今便也顺从心意将风冥安拉进了他怀里,对上那双澄澈的星眸,低头吻上了怀里的心上人。

    风冥安难得红了脸,顺着云漠寒揽着她的动作也环住了如今正在亲吻她的漠寒哥哥。

    呼吸纠缠,难舍难分。

    直到鲤鱼打挺跃出水面之声打破了这一番温柔缱绻,这两人才稍稍回神。

    ---------

    这正是:风吹声动是非地,泛舟花前享安闲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